Re:Linked
Re:Linked
ionicons-v5-j
ionicons-v5-q

我在 Mastodon 的这两年

Created: 4684 char, ~21 min to read

This post is published over 180 days ago since the last update. Therefore, information in this post might be outdated.


难得的「宅在家就是给社会做贡献」的时候,当然要多做点事情。春节之前写了篇 IPFS 相关的文章(这儿),然后又在某 wiki 上写了篇剧情简介(Diff,顺便说一下我还是很粉 Eriri 的),那么春节之后就写一点自己的体验好了。那说到近两年来我自己印象比较深刻的东西,果然就是 Mastodon 了。

本文为某 Mastodon 老用户(自 Mastodon 发布第一个稳定版本大约三年了。从两年前开始用 Mastodon,我觉得可以算是老用户了)的个人体验,不是知识库文章,也不见得算是野史。如果想了解更多关于 Mastodon 的内容,维基百科敲这儿,少数派相关文章敲这儿,源代码敲这儿,使用教程可以敲这儿

各章节不一定按照时间顺序排列。

草莓县

先说说我自己的故事。

我第一次听说到 Mastodon,是因为 Showfom 当时搭建了一个 Mastodon 实例(acg.mn),在他的群组里说了一下。不过我后来主要使用的还是 @outvi@cmx.im 这个账号。Mastodon 原是属名(「界门纲目科属种」的「属」啦),中文可以译作「乳齿象」或者「长毛象」,长毛象中文站(原 cmx.im)因此得名。又因为 cmx 敲在输入法中常见的一个候选词是「草莓县」,很多用户也亲切的叫它「草莓县」。cmx.im 后来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 [1] 关闭了(这个后面再说),好在 archive.org 还有一份当时我的用户页面的副本,在这里

作为一个处于发展初期的社群,和许多其它处于发展初期的社群一样,当时的中文 Mastodon 用户圈是十分和气的,有种回到了十年前的饭否和豆瓣的感觉。cmx.im 站长海嘟督(当时的 @haisenberg@cmx.im)和其它一些活跃用户也做了不少的 bot,用作消息推送或者其它的有趣用途(例如跑团投骰子的 bot,以及石头门[2]语录 bot 之类),更有好事者组织了趣味的 #草莓县企划(cmx.im 上当时的内容消失了,不过其它实例大概还存有一些遗留内容,例如县民们的人设,还有当时一众县民在 Google Docs 上一张小岛图片上煞有介事地划地盘之类的趣事)。

倒是也出现过一些有趣的乌龙。当时的 cmx.im 不是特别稳定,不过并不是因为 Mastodon 不稳,而是因为站长操作翻车了(笑)。一次是因为在 Cloudflare 端开了 JS minify 导致浏览器端的 SRI 挂掉了(嘛,压缩之后散列值显然就不一样了);还有一次竟然是因为域名过期了(容我大笑一会)。服务器这边挂掉,站长又忙于现实事务,有时候一宕就是好几天,县民们(即 cmx.im 用户)经常担心站长是不是受到了人身上的威胁什么的(毕竟在中国大陆做网站嘛,考虑到相关监管部门的情况以及过往案例,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也有县民耐不住寂寞,在 cmx.im 宕掉好几天的时候,移民到了其它服务器,这方面的例子是移居章鱼站的草莓县著名侨民眠老师(@Fullerism@octodon.social)。嘛…这种时候我也时不时迁居一下,不过后来 cmx.im 回到线上之后还是回来了。

2019 年七月初的时候,cmx.im 「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关站。原来的县民们在各个实例下寻找草莓县的居民们。 因为事发突然,我这边几乎没给自己的内容做什么备份(虽说 Mastodon 本身是支持导出的),cmx.im 根据站点的隐私策略也没有保留备份数据,不过互联网档案馆倒是有八九条归档。这一段故事就告一段落了。

2019 年十月,有县民注册了 cmx.im 的域名,保持原来的主题不变,在这个域名上运行了新的 Mastodon 实例,也就是现在的 m.cmx.im。

我,像怀念所有我曾参与过的所有小众而美妙的社区一样,怀念那时的草莓县。

Astro Profundis 有搭建一个 Mastodon 实例,主域名 moe.cat。草莓县关站之后,我去找 Astro Profundis 要来一个 moe.cat 的注册链接(正值 Mastodon 实例被 DNS 污染,以及 cmx.im 关站的时候,很多 Mastodon 中文实例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关闭了开放注册功能),于是就迁到 moe.cat,ID 变为 @outvi@moe.cat。那是 2019 年七月份。

距离搬到喵站有几个月了,找回了大部分原来的朋友,也认识了许多新朋友。

DNS 污染

可能是因为相关部门对自己无法控制的社交网络不喜闻乐见,大概 2018 年三月的时候,许多 Mastodon 实例被 DNS 污染(无论是否面向中文用户),国内用户通过一般方式无法得到正确的解析结果。cmx.im 更为不幸,其 DNS 托管于服务器位于中国大陆的 DNSPod,导致国外用户对 cmx.im 的解析结果亦被污染。不过因为只是 DNS 污染,简单地修改一下 hosts 就可以重新连接。当时我在用一个在中文用户中满出名的开源第三方 Twitter 客户端,叫 Twidere。Twidere 自带 hosts 功能(本来是为了 Twitter 用户来着),于是这个问题就被比较轻松地解决了。

猫站

还是要简单说一说猫站的故事。刚才说 moe.cat 是喵站,这算是我自己的称呼。至于「猫站」,这算是中文 Mastodon 用户共用的称呼了,指的是殆知阁搭建的 Mastodon 实例,域名是 mao.daizhige.org,服务器据说是在国内。2017 和 2018 年初的时候,猫站也是中文 Mastodon 实例中比较大的一家。DNS 污染事件之后,由于 DNS 原因,猫站的服务器无法与其它位于中国大陆之外的 Mastodon 实例连接,并且也没有手动在 hosts 中做 DNS 修正,于是猫站逐渐在 fediverse 中没了踪迹。

Google+ 的消失

Google 一向愿意大刀阔斧地砍自家产品线,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经常砍掉特别有希望的产品(例如 Inbox 啊什么的)。Google+ 也是一样。2019 年 4 月 2 日,Google+ 个人版本停止服务,以「神楽坂」系为代表的一众 Google+ 用户开始了流浪 G+ 企划寻求移动到其它的社交平台上,其中不少用户被 Mastodon 所吸引。

趴窝 (Pawoo)、friends.nico 和 gab

Mastodon 的热门,很大一部分要归功于插画网站 Pixiv 和它的社交企划 Pawoo。我觉得,如果没有 Pawoo,Mastodon 目前的用户数可能会少一半。它现在不是整个 fediverse 中最活跃的实例(截至本文写作,mstdn.jp 总共约 20 万用户发布了共 5200 万条嘟文),不过大概是整个 fediverse 中用户最多的实例(截至本文写作,约 60 万用户,共发四千万条嘟文)。 Pawoo 可以使用 Pixiv 账户登录,吸引了不少插画师(当然,也有很多不是画师的普通用户)的参与。Pixiv 亦开发了 UI 面向音乐制作者优化的 Pawoo Music(不过这个已经于 2019 年八月末结束服务)。2019 年 12 月,Pawoo 被 Pixiv 转移给 Russell 管理。

friends.nico 是视频网站 Niconico 推出的 Mastodon 实例,于 2019 年四月末停止服务

Gab 是一家用户群体主要为极右人士的社交网站(维基百科语)。2019 年七月,Gab 宣布使用 Mastodon 作为其社交网络服务的基础软件。这一消息引起了许多 Mastodon 用户、实例管理员,以及第三方软件开发者的注意和讨论。其中 Toot!Tusky 两款 Mastodon 客户端决定内置黑名单,不对此类实例提供服务。许多 Mastodon 实例也屏蔽了与 Gab 类实例的连接。

脚注

  1. 这里,「众所周知的原因」作为一个专有名词,指代中国大陆网站被关闭的一种非常常见的「众所周知的」(这里作形容词)原因。
  2. 指《命运石之门》。

Comments

LIKE this article

LIKE my article if you like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