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感 @ Jul 27

Re:Linked

你知道一整天阴天的感觉么?

头顶上,乌云;四周,还是乌云;再远点呢?那倒是一片明亮的晴。

这不像下午,反而像是早上四五点的天,就像是黑夜刚过去早上没来到的那种过渡。这种过渡——普遍地被认为——是让人感到愉快的。与平常下午四点的我相比,现在的我好像确实比较愉快。

一直都很喜欢自然光,因为这让人愉悦。更重要的是,这是一种不需要成本的愉悦——无论是市场上的物质成本,还是与人相关的的心灵成本。与别的自然的东西——植物与动物——相比,它要有一些更好的地方。光是无形的,也是无处不在的。如果一个人想,他就可以让自己的思维沉入这半亮不亮的光里。

如果是别的方式呢?

看人?看男人,看女人,看大人,看小人,看认识的人,看不认识的人,越看,思绪越杂乱,越不愉快。古人愿意隐居,自然是有道理的。所谓“大隐隐于市”,也只能算是人的一种盲目自信。隐于市的人,还是要时不时闹心,何苦呢?很多人都有这种问题:为了愉快而使自己不愉快。说得好听点叫精神可嘉,说得不好听点,有个名词叫“鲁布哥德堡机械”,形容这个刚刚好。

看物?植物或者动物?似乎比看人要舒服一点……别走,我问问你:这植物(动物)价值多少?能活多久?还能活多久?这植物(动物)对人有什么作用?这植物(动物)对生态有什么作用?对日益严重的物种多样性问题你能做些什么?

脑袋又有点不舒服了吧?

哎,说的就是这么个理:别想太多。

那就感受这半亮不亮的光吧。如果你不是个物理学家的话,估计想不出什么闹心事了吧?

(如果你不幸地是位物理学家,或者物理老师什么的,也有一个不错的替代方案:去看日出,同时不要考虑地球是不是圆的这样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