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 - 一些了解与报道真实的故事

Re:Linked

第一次看到这本书是在去年的读书节。从另一位同学那里看到了这本书,看了几十页觉得不错,于是(在几个月以后)就买来了。

那个时候,还是《穹顶之下》挺火热的时候,柴静也很出名。这样一位记者——前央视记者,再前湖南卫视主持人——是为什么,以及怎样做到了这么一个调查。这样的一个调查,一个普通人几乎是不可能有这样的勇敢,以及这样的能力去做到的。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个纪录片在国内环境并没有能待太长时间。不过在某些不存在的网站也能找到。

书的话倒是相当有意思。写了许多的标志性事件,也有一些日常生活中的趣味。都说记者要秉持着中立的理念,但我想,他们的心中,一定也是饱含深情的吧。

坚守事实的毅力

这本书里写了很多的调查事件。想想柴静做过的几个节目,《时空连线》、《焦点访谈》、《看见》,除了第一个之外(柴静在《时空连线》中主要担任主持人),都是与调查有着深刻联系的节目。调查自然也就成为了她工作的一部分。

不过调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媒体毕竟不是公安机关,不能进行搜查,而只能通过观众提供的线索和显露出来的蛛丝马迹来了解事件。调查也是需要技巧的一件事。

太多的时候,调查是艰难的、隐蔽的、危险的、不被接受的。然而,这调查是为了人民而去做的,套用现在的一部热门连续剧的名字来说,这调查是以“人民的名义”去做的。不过记者也是人,是人,就会有失误、恐惧与诱惑。所以我们看到,一些记者为了一点私利,放弃了自己对真相的追求。不过我们也可以看到,有那么一些记者,他们坚守真相、不懈调查,他们谨慎细致、保持中立,他们为了像我们这样许多普普通通的人的权利而努力着。

最近几年,随着新闻调查的出现,越来越多的问题揭露出来:食品安全、商业经营、房价、腐败……其中自然有着复杂的利益关系。有些调查者被这种阻挠所击败,甚至被卷入这利益关系中。令人欣慰的是,也有一些人能够坚持住(这需要多大的能力与毅力啊!),并且为我们带来真相。这些问题的发现与暴露,应该是一种好事。它能督促这个社会的进步。

情感的交融与碰撞

人是有情感的,记者自然也是有情感的。对于一些事件,记者自然也有自己感性的认识。这就出现了一点点矛盾——记者的目的是理性公正地报道问题,但有时候也需要感性来使报道更加真实。

柴静在书中多次提到了一个“表演性主持”的问题。在《双城的创伤》(节目视频)中,一段柴静为被采访的孩子擦眼泪的镜头在后来受到了不少的批评,说柴静此举是“表演性主持”。大意是记者应该客观地去报道问题而不要用这么煽情的画面来吸引观众之类。柴静在书中说,把这段内容放到节目里也不是她的本意,而是一位编导的打算。后来在一次聚会上,大家用这个问题询问了一位央视的老前辈钱钢,他的那句话让我感到触动,“你要像苏联作家说的那样,‘在清水里呛呛,血水里泡泡,咸水里滚滚’,十年之后咱们再来讨论”。确实,记者对情感的把控,确实是一个挺不容易解答的问题。 这是一个在一次次的历练中找到平衡点的过程。一个优秀的记者,一定是一个能够把握好感情与理智的记者。

一个只是不想屈服的人

不是只有记者与媒体才能主持正义,一个普通的公民也可以。就像郝劲松。他和他为了自己和其它公民利息打的那些官司,在提到“公民权益”的所有中文书籍中,几乎都被提到过。这才是一个真正的“公民”啊。在《穹顶之下》上,柴静说,(12369)如果你不打,那么它就只是一个号码。确实,我们对那些为了我们的权利进行努力的人要求了太多,自己付出的却太少。我们对他们不应该仅仅是仰慕与赞扬,而也要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一些事情。在大多数时候,这是很不容易的,尤其是在一个隐私不隐的大国。如果没有条件去帮助他们,至少在自己的圈子里提及一下他们的主张;如果由于某些原因不能支持,至少不要与另一方沦为一流。或者,你可以不做,我也可以不做,但所有人都一定会吃到不作为的苦果。

“议会新闻”

曾经有个栏目叫“柴静两会观察”。顾名思义,就是讲两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与政治协商会议——编者注)。做惯了调查节目的柴静,突然好似没了底。也确实不容易,时间短、任务重、压力大,还不能自己完全策划。

给我记忆最深的是她对两会辩论过程的直播。这样的会议,不应该只有像新闻联播那样整齐划一的一面。既然是会议,就会有辩论、有分歧。柴静把这种分歧展示出来,才体现出了两会的真正意义:达成共识。有了这样的内容,观众才能更加了解两会。

陈虻

怎么说呢……一位非常优秀的制片人。无论是时间(亦为中央电视台制片人,曾负责《东方时空》、《东方之子》、《新闻调查》等节目),还是陈虻,他们都有着一种对好节目的追求,或许也有一种对自己不能实现的理想的挂念吧。陈虻的离世,可以说是一种冲击。让央视新闻人感受到了深深的遗憾,也让他们重新思考新闻的意义。陈虻的作品,不只是《生活空间》,不只是他负责的这些节目,“陈虻一生没拍什么片子,但他最好的作品就是我们”,柴静说。

(一点道歉)

之前说要写那位编导的事情,由于不知道怎么去安排在这篇文章中而被搁置了。在此向各位表示道歉。